59年卫立煌弥留之际, 朱德来到老友床前, 握着他的手久久不愿离去

 公司简介     |      2022-08-03 14:19

当夜幕降临,香港九龙码头也褪去了白日的喧嚣,慢慢归于平静,1955年3月14日的夜晚,一辆黑色轿车的驶来打破了宁静,车辆急速的驶向码头。

到了码头之后从车上下来四个人,其中一人低声对身边人说“将军,就是这艘船了。”

“准备好了?”

“一切都准备就绪。”

那个被称为将军的人说“那就上船吧。”

轮船划破平静的水面,往北方驶去。

再相遇

1955年3月17日《人民日报》在第一版刊登了一条简讯,文字内容不多但是意义却是十分重大:

“【新华社广州十六日电】前国民党高级将领卫立煌已在十五日返回人民祖国。卫立煌和他的夫人韩权华女士自香港抵达广州时,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东省委员会副主席林李明、饶彰风等前往欢迎。卫氏当即发表了“告台湾袍泽朋友书”。卫立煌在解放前,曾历任国民党军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第一战区司令长官、中国远征军司令、中国陆军副总司令、东北“剿匪”总司令和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等职,一九四九年初南京解放前夕前往香港,一直居住到回广州时止。”

四月初的北京,一场春雨过后洗涤了尘埃,空气闻起来格外的清新,中南海的永福堂的会客厅中,朱德正在翘首以盼一个人的到来。

“朱老总,卫立煌将军到了”,门外传来朱德秘书的声音。

朱德闻言急忙激动地起身出门相迎,“俊如,欢迎,欢迎你重新回到祖国啊”,朱德兴奋地握着卫立煌的手。

“玉阶,朱司令!”卫立煌也是兴奋地握着朱德的双手,不住地摇动。

这两位当年共同追随孙中山先生的同僚,后来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革命道路,如今终于再度见面。

未谋面却共携手

卫立煌字俊如,1897年出生在安徽合肥,18岁前往广州投奔了粤军,之后在孙中山先生领导之下参与了北伐,东征陈烔明等战斗,后来在孙中山先生的广州国民政府担任警卫员。

卫立煌功勋卓著,到了1930年已经成为了第十四军军长,抗日战争爆发之后担任第十四集团军总司令兼任第一战区前敌总指挥。

七七事变之后,日军开始了全面侵华的战争,彼时山西军阀阎锡山还抱有一丝和日军妥协的幻想,结果被日军打的一败涂地。

于是阎锡山紧急向蒋介石求援,10月2日蒋介石命令卫立煌率领军队迅速驰援山西。卫立煌率军驻扎到了军事重镇忻口。

忻口此地左依云中河,右靠五台山,地理位置十分险要,是扼守住太原北部的屏障。

如果能够守住忻口那么就能够守住太原,太原保住了那么整个山西就能安定,整个华北地区也就能保全,此处牵一发而动全身,因此日军和中国军队都在此投入重兵展开了攻坚战。

中国军队在新疆中投入了99个团的兵力,总指挥就是卫立煌,部队大体分为三部分:

其中左翼为山西的杨爱源部,中路为卫立煌部,右翼是朱德部,当时主要作战部署为中路为核心负责迎敌,左右两翼对日军进行合围包夹,八路军行动迅速,圆满完成了分配的警戒断敌任务。

10月19日,八路军部队夜袭了日军阳明堡飞机场,炸毁日军飞机24架,让日军在短时间无法对正面作战的中国军队发动空袭,同时也在敌后战场展开游击战,对卫立煌的正面战场有了很大的帮助。

虽然忻口战役最后因为实力差距过大而导致失利,但是沉重的打击了日军不可一世的嚣张气焰,增强了全民族抗张胜利的信心。

同时朱德和卫立煌的合作也是首次国共联合大规模抗敌,到现在忻口战役也是国共合作史上的一段佳话。

虽然未曾谋面,但是朱德部队的战场表现给卫立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认识到八路军是抗战爱国友军,同时心中对八路军部队的首领朱德也是十分敬佩。

初相识

忻口失守之后太原也随之沦陷,临汾就变成了山西临时的省会,阎锡山、卫立煌和朱德的部队也都撤到此处附近。

日军在占领太原之后因为后方交通断绝,物资补给不畅只能选择往北撤退,因此山西战场反而出现了一副平静的局面。

山西相对平静下来之后,蒋介石在洛阳召开了第一、第二战区将领会议,八路军方面由朱德、彭德怀等指挥员参加。

八路军总部打电话告诉卫立煌说朱德一行会先到卫立煌所在第二战区的指挥所临汾,之后再与卫立煌一同前往洛阳开会。

卫立煌知道想要在山西这片区域打败日本军队,和八路军合作是必不可少的,而且朱德部队在忻口战役中也给他留下了良好印象,所以对朱德一行到来表示了极大的欢迎,心中也想亲自见一见这位自己仰慕已久的八路军将领。

1938年1月12日,朱德一行到达了临汾,朱德出现在卫立煌眼前的时候身着灰色棉布军装,脚底算是一双黑色旧布鞋,虽然破旧但却十分的整洁。

卫立煌有些难以置信,声名赫赫的八路军将领居然是这样一副老农打扮?

但是朱德眼中坚毅的目光还是深深吸引了卫立煌,让他确认了身份,卫立煌抢先一步握住了朱德的双手,从此这两位国共高级将领之间埋下了友谊的种子。

朱德和卫立煌前往洛阳的时候同坐一辆火车车厢,两人相谈甚久。

朱德给卫立煌讲述自己青年时候为了寻求救国之道跟随孙中山先生的事,这也让卫立煌回忆起来了自己当年的北伐岁月。

后来听到朱德为了中国革命事业舍小家为大家的精神,卫立煌被朱德的胸襟深深地震撼到了,旅途中虽然是闲谈但是给卫立煌留下的印象却是十分的深刻。

卫立煌曾告诉别人和朱德接触后的第一印象“朱玉阶对我很好,真心愿意我们抗日有成绩。这个人的气量大,诚恳,是个忠厚长者。”

卫立煌在之后曾经毫不避讳地说,朱德是继周恩来之后第二个引导他改变对中国共产党看法的人。

抗日战争初期卫立煌和周恩来在太原曾经有过推心置腹的长谈,经过这个谈话让卫立煌对国产党的看法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和朱德闲聊更是让他看到了共产党将领身上的伟大精神。

合作御敌,卫进延安

朱德和卫立煌的闲聊中也发现卫立煌和其他国军将领有很大不同,他的思想不那么反动,能够听从一些八路军的建议,而且谈话不夹杂“政治色彩”,是可以进行统战的中间派。

洛阳会议之后两人就随即分手,但是朱德还是时刻注意卫立煌有哪些思想问题,积极帮他解决,好让卫立煌坚定华为抗日,不退缩的决心。

1938年1月31日是大年初一,这也是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之后的第一个春节,这天卫立煌带着自己手下的两个军长坐着小汽车,从临汾赶到十八集团军总部所在地马牧村来给朱德和彭德怀拜年。

朱德为卫立煌一行到来举办了隆重的欢迎仪式,朱德随后进行简短的致辞,在致辞中称卫立煌为伟大的民族英雄和抗日领袖,对卫立煌在忻口战役中的表现大加赞赏。

卫立煌之后也发表了讲话,在讲话中表达了对以前国共内战的反思,对抗战前景的希望以及对八路军的褒奖,卫立煌一行人的到来增进了八路军和中央军的互信友谊。

春节过后日军又集结了数十万兵力对晋南地区发动了大规模进攻,企图把中国军队全部逼退到黄河以南,再东北伪政权之后再建立一个华北伪政权。

阎锡山和卫立煌再次致电朱德,邀请他一同商讨御敌之策,经过商议决定把部队分为东、西、南三路,阎锡山指挥西路军向吉县转移,中路是卫立煌的部队作为阻挡日军南下的主力,东路是由朱德统帅。

这次战斗阻击日军的主要地点是在韩信岭,日军分三路包抄卫立煌的军队,卫立煌决定趁日军后方空虚直取太原,结果被日军察觉后调了一个师团回首太原。

日军有些手足无措卫立煌部队在韩信岭已经阻击日军十天,战略目的达到之后就让部队开始向中条山一带转移。

卫立煌部队转移途中也是险象环生,日军炸毁了转移路上的主要桥梁,还因为有内奸告密导致转移路线暴露,一路上险象重重。

原本卫立煌打算向东南转移和大部队汇合,但是被日军阻击只能向北迂回,并且告知了朱德寻求支援,八路军在白儿岭一带阻击了大批日军,让卫立煌转危为安。

这时候卫立煌东进不得只能退到了晋西的一个县城,这时候又收到了蒋介石让他去洛阳开会的电报,为了不延误会期卫立煌决定取道延安再从西安前往洛阳。

卫立煌把自己的想法告知了朱德,朱德表示十分欢迎,1938年4月17日卫立煌一行人到达了革命圣地延安,在这里他们受到了毛主席等人的热情接待,还和毛主席促膝长谈了一下午。

4月20日时候卫立煌一行人离开延安,延安也为此举行了热情欢送仪式,多年之后卫立煌回忆起来还表示延安礼遇太重,自己有些受之有愧。

延安之行之后卫立煌在国军将领中的行为就有些“特立独行”。

他批发给八路军上百万发子弹和不少的军用物资,还精心研究延安的书籍,诸如毛主席的《论持久战》,还大胆吸收延安的学生进他的部队,面对蒋介石发动的第三次反共内战命令卫立煌消极应对。

一别数年

1940年中国七大即将召开,毛主席致电朱德,希望他早日回到延安,蒋介石同时也要求朱德去洛阳会见卫立煌之后去重庆找他“述职”。

朱德决定先去洛阳,再去延安最后去重庆,5月6日朱德一行到达了河南济源县,卫立煌早已派人在此等候多时,卫立煌对朱德一行人的到来也表示了极大地欢迎,双方还举办了篮球友谊赛,气氛相当融洽。

几天后朱德一行人离开,而这次朱德和卫立煌分别就是十五年之久,再见已经是天地换了颜色。

卫立煌在自己力所能及范围内对朱德提出的需求给予了帮助,但是他的这些行为也在国民党内部引起了不小攻讦,有不少人说他是“近朱者赤”。

之后蒋介石和卫立煌本就不亲密的关系更加雪上加霜,1943年蒋介石让卫立煌担任远征军司令奔赴缅甸,抗战胜利之后才回国。

1948年蒋介石让卫立煌担任了东北剿匪总司令,再次在战场上和朱德相遇,此时两人已经是对手。但是国民党军队这时候败象已显,谁也无力回天。

1949年国民党高官已经做好逃离大陆的准备,不想走就会被蒋介石胁迫,卫立煌本不愿走于是到了台湾之后又略施小计,举家前往了香港。

故人重逢

卫立煌定居香港之后订阅了多份报纸,时刻关注着大陆的动向,新中国成立的消息传来卫立煌难掩心中的喜悦,他那时候位列国民党头灯战犯名单,但是还是由香港向北京发去了贺喜的电报,电文内容如下

北京毛主席:

先生英明领导,人民革命屡获辉煌胜利;从此全中华人民得到伟大领袖,新中国富强有望,举世欢腾鼓舞,竭诚拥护。煌向往衷心犹为雀跃万丈。敬电驰贺。朱副主席、周总理请代申贺忱。

卫立煌

一九四九年十月三日

可见卫立煌心情的愉悦,毛主席收到卫立煌的电报也是十分的开心,他说卫立煌跟其他国民党将领还是不一样的,既然当初不跟蒋介石前往台湾证明他有深明大义,我们应该邀请卫立煌回来,做新中国的官。

周恩来也认可了毛主席的话,之后就由周恩来写信给卫立煌邀请他回国,但是刚建国之时香港还有不少国民党的特务。

那时候弃暗投明的国民党总参谋长秘密来到香港想要联系各界人士,为第一届政治协商会议做准备,但是刚到不久就惨遭蒋介石手下特务杀害,卫立煌回国之事也就一再拖延。

在各方的周密安排之下卫立煌于1955年3月15日终于回到了大陆的怀抱,并且发表了《告台湾袍泽朋友书》,呼吁台湾早日和中国大陆统一。

卫立煌回国之后受到了党中央的热烈欢迎,毛主席亲自设宴欢迎卫立煌回来,朱德听到这个消息也是兴奋异常,于是就有了开头的一幕。

1958年卫立煌身体不适住院,诊断出患有糖尿病,并发心脏病,之后周恩来、朱德等都前来探望,朱德勉励这位老友早日康复。

但天不遂人愿,1959年卫立煌又染上肺病,在卫立煌弥留之际,朱德又一次来到了这位老友的床前,握着卫立煌的手久久不愿离去。

1960年1月17日,卫立煌因病在北京病逝,被安葬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